原标题:成天“美必赢”,胳膊肘往外拐的人是怎么想的

人、尤其是知识分子很难做到去价值化,看问题多少都会有先入为主的价值带入,这是人性,也是生活中的常态。但是,这并不意味着人在生活中一定要不问真相、不问是非地陷入价值承诺,这更是研究国际关系或外交政策观察的大忌。无论一个国家标榜的外交目标有多高尚,说到底就是为了国家安全利益,只不过在实现这种安全利益的时候要找到价值性说法、合法性论述,以让其政策成本更低。美国就是这样开展对外政策的,价值观外交也构成了美国国家安全战略的重要组成部分——尽管特朗普政府宣称要放弃价值观外交。

遗憾的是,我们看到,相当一个时期以来,包括我国在内的一些外交政策的专业性或公共性观察者,在论及美国与一些国家的关系时,总是或明或暗、或直接或间接地朝着有利于美国的方向去论述,结果证明,这些言论基本上都是错的,有的甚至一错再错。

比如,在美国推行“大中东民主计划”而支持“阿拉伯之春”的时候,有观察者认为,尽管会带来一定程度的代价,但方向是对的,是正确的进步,因为阿拉伯地区迎来了民主。结果是什么呢?一战后建立起来的秩序被彻底破坏,叙利亚一夜回到原始社会状态。这种观察既不清楚西式民主其实是党争民主,党争民主的一个必然结果,就是制造认同政治的同时也制造了国内分裂,也没有真正搞清楚大中东地区历史与国情的复杂性,只是按照一个抽象的好概念去判断美国的“大中东民主计划”,知识性教训可谓深重。

又如,在美朝关系上,有的观察者同样是按美国提供的价值观去判断的,形成了先入为主的对朝鲜的负面价值偏好,期待美国去换政权,一次又一次地预判美朝战争正在迫近。哪怕是在2018年平昌冬奥会期间,美国主流媒体铺天盖地报道朝鲜半岛趋向和平,报道半岛南北一同进入开幕式现场,但国内的一些观察者还在大谈特谈战争选项。这是观察者自己的选项,却不是美国政府、尤其不是美国社会的选择。

再如,在中美贸易摩擦问题上,网络上的一种声音是中国没有遵守WTO规则,因此美国应该惩罚中国以促使中国遵守规则。这又是在按照美国的腔调去判断中国。事实上,无论是国内的国际贸易专家还是WTO自身都承认,中国很好地履行了当初的承诺,只不过是WTO的一些规则不再适应中国这种超级规模的新型经济体,而中美贸易摩擦的根源也在于非西方新型经济体崛起改变了过去西方主导的世界秩序,美国将国内法凌驾于WTO规则即国际法之上。因此,指责中国的那部分舆论,同样是缺少知识基础乃至事实基础的一种价值观承诺的结果。

凡此种种,很多“专业性”观察严重偏离了基本情况,结果只能是一错再错。教训够深刻的了,是时候反思了。本来讲究实践理性的中国人,为什么要以强烈的价值偏好去观察这个最讲究理性、最讲究利益博弈的外交政策?原因当然不止一二,但其中一个非常重要的原因就是中国缺少话语权。

话语权是一种以专业知识为基础的思维能力和思想表达能力。改革开放之后,原有的话语不能满足时代的需要,上世纪80年代以来,社会科学落后的中国只能以拿来主义的方式建设自己的社会科学各个学科,“中国社会科学”中却没有“中国”这个本体论,结果一些人便习惯性地以形成于异域、特别是美国的概念、理论来观察国内政治经济和国际关系,自觉不自觉地都是按美国人的思维方式去看问题,结果美国无论干什么都是对的,其他国家都是错的。由此可见,不能说美国的“接触政策”和价值观外交是失败的。

世界政治的真相又是什么呢?为什么世界政治的等级性、不平等性、不公正性远远大于国内?被西式民主“洗礼”的转型国家又有几个实现了预期目标?这个世界因此而变得更加良善了吗?所有这一切,都需要观察世界政治的新知,需要一种新世界观。中国提供的“人类命运共同体”方案不但是一种新世界秩序,也应该是围绕如何建设这个新世界而产出的替代性新知识。

(作者是中国人民大学国际关系学院院长)

标签: none

评论已关闭

1号站 1号站 1号站 拉菲2 拉菲2 拉菲2 拉菲2 拉菲2 万达平台 万达平台 万达平台 万达平台 万达平台 万达娱乐 万达娱乐 东森平台 东森平台 东森平台 杏彩平台 杏彩娱乐 凤凰平台 凤凰平台 凤凰平台 凤凰娱乐 凤凰娱乐 凤凰娱乐 娱乐天地 娱乐天地 娱乐天地 世爵平台 世爵平台 华宇平台 华宇平台 华宇平台 华宇平台 华宇娱乐 华宇娱乐